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优乐国际娱乐

父亲扮女人卖卫生巾筹钱救女

时间:2018-06-23 11:14:24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优乐国际娱乐  浏览:8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“一个男人卖卫生巾很古怪,应该找个女人来卖比较可信”。可是老婆在外地打工,妈妈又在家照顾女儿,好心人送的这些卫生巾,谁来卖呢?“干脆我自己扮成女人!”  凭声音他的人有,围着他拍照询问的也有,他都一一回答:“我不介意他们把我女装的样子放上网,有人关注我更好,也许捐款的人会更多...

  “一个男人卖卫生巾很古怪,应该找个女人来卖比较可信”。可是老婆在外地打工,妈妈又在家照顾女儿,好心人送的这些卫生巾,谁来卖呢?“干脆我自己扮成女人!”

  凭声音他的人有,围着他拍照询问的也有,他都一一回答:“我不介意他们把我女装的样子放上网,有人关注我更好,也许捐款的人会更多。”

  在三环羊犀立交桥公交站旁,一位留着红色波波头、穿着粉红套裙的“女士”在此摆摊卖卫生巾。一旦有人照顾生意,一句粗犷低沉的“谢谢”让女顾客们吓了一跳:原来,卖家是一位男士。

  他为什么要男扮女装卖卫生巾?旁边支着的一块纸板道出了他的苦衷:他两岁半的女儿得了白血病,家境赤贫的他希望借此筹钱为女儿看病。

  戴着口罩不敢说线点,小小的地摊摆在公交站牌一侧,戴着口罩的王海林坐在地上低垂着头,不时伸手去摆弄一下卫生巾。他头戴一顶火红的假发,身穿一套粉红色连衣裙,原本有些瘦弱的他,一眼望去就是一名时髦女郎。

  中年女士叹了口气,掏出20元放在装钱的纸盒内,又迟疑了一下,把手上的卫生巾又放回原处,站起身离开。王海林惊讶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急急地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低沉粗犷的两个字了他的性别,中年女士疑惑地回过头来,盯着他的脸看。“糟了,又了……”王海林小声地嘀咕,赶快又低下头。她回头看了王海林几次,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就走了。

  在华西医院附近王海林租住的房中,2岁半的女儿小雅正沉沉睡着。因为化疗,她的头发全都掉了,手臂、小腿全是密密麻麻的输液针眼。小雅的妈妈前几天刚从济南赶回来看了女儿一眼,又匆匆回去上班了,她每个月不到2000元的工资和低保是全家人唯一的收入。现在,只有王海林64岁的母亲吴芳陪在孙女床边。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,到川北医学院、华西附二院……吴芳保存着孙女厚厚一沓的病情报告,结果全都是同一个: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1型。

  王海林是南充营山县清源乡人,夫妻俩文化都不高,之前在济南一家加油站打工。“娃娃一直跟到我们在老家,很乖很活泼。”吴芳抹着眼泪说,今年3月,小雅脖子上突然长出一颗一颗的包块,后来确诊是白血病,“钱如流水一样地花出去,老伴在老家把牛都卖了,后来又到华西医院住了5个多月,花了30多万,亲戚朋友都借遍了,实在撑不下去了……”吴芳含着泪说。

  “上网乞讨非我所愿,为了患儿低头无悔。”这是王海林写在微信上的一句话。“当时在山东、南充几个医院都看过病,几万元积蓄也花光了,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上网求助。”他把缴费单拍照放到空间和微信上,零星收到一些捐款。老家村里邻居也捐了一两百,凑了几千元,但这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
  一个月前,王海林接到成都网友晏女士打来的电话,约他见面。“她说自己是做保健品直销的,在看过孩子的诊断书后,她送了我十盒卫生巾产品,每盒19包,说我可以拿去卖掉。”王海林说,刚拿到这些卫生巾时他傻眼了,这种女人用的东西对他没有半点用处,他拿回家就丢在角落里了。“到了国庆节前,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了,我才决定试一试卖这些卫生巾。”

  10月2日,王海林第一次摆摊的地点选择了羊犀立交,“一来坐地铁去华西医院方便,二来当时晏姐就约我这里见面,我猜她是住在这附近的,希望能碰见她,当面再谢谢她。”一开始,王海林穿着自己的衣服摆摊,大多数人都用不解的目光打量他几眼,就匆匆走过。几天下来只卖出去四五包卫生巾,收入只有百多元,“后来,一个好心的阿姨提醒我,一个男人卖卫生巾很古怪,应该找个女人来卖比较可信。”

  母亲在家照顾孩子,妻子又在外地,上哪儿去找女人?王海林愁了两三天,突然想到:“干脆我自己扮成女人!”找一个16岁的小病友借了顶假发,找另一位病友的妈妈借了这身衣服和丝巾,穿上老婆的打,戴上女儿的小花口罩,32岁的王海林第一次为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而努力。“要是以前绝对不可能,看起来好。但是为了救女儿的命,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了。”

  前天上午,他第一次穿着女装来摆摊,果然吸引了很多人。“只有让别人停下脚步,才有可能注意到上的求助信息,”一天下来,他连卖卫生巾带收捐款,一共收到了五百多元。凭声音他的人有,围着他拍照询问的也有,他都一一回答:“我不介意他们把我女装的样子放上网,有人关注我更好,也许捐款的人会更多。”

  在公交站牌后方几米的草丛中,放着两个装卫生巾的空纸盒,那是王海林的临时枕头,“之前有两天,我想晚上多摆一会摊,省地铁票,就睡在后面了。”在被问到晚上有没有被子盖时,他摇着头笑笑说,“多穿点就行了。”而在家中,王海林几次夜不归宿让母亲有些抱怨。听了成都商报记者转述的话,王海林低下头:“我可不敢让我妈知道在干什么,她会伤心死的。”

  前天下午,王海林男扮女装卖卫生巾的照片被网友晒了出来,昨天他接到的网友电话多了起来,他总是拉下口罩,认真地感谢关心他的人,男人的特征显露无遗。“原来是个男人,这是为了女儿,太不容易了,”市民冯女士仔细地看了王海林亲手写的求助牌,又把他的身份证和户口看了几遍,掏出了50元,“小伙子加油,你是好样的!”她说。
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