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优乐国际娱乐官网

王文美国观察(五):在哈佛惊诧中国话语权缺失

时间:2018-06-23 11:11:53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优乐国际娱乐官网  浏览:10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哈佛大学没有想像得大,以哈佛本人的铜像为中心,半径可能只有一两公里,步测还不如大学的校园面积,可能稍比人民大学的校园大一些。虽然大学之大,不在校园,不在高楼,但因为国内去过哈佛访学的多会写一些哈佛回忆或杂记之类的,对哈佛每幢楼都如数家珍,再加之那句“先有哈佛,再有美国”的名言,多少让人感觉哈佛的...

  哈佛大学没有想像得大,以哈佛本人的铜像为中心,半径可能只有一两公里,步测还不如大学的校园面积,可能稍比人民大学的校园大一些。虽然大学之大,不在校园,不在高楼,但因为国内去过哈佛访学的多会写一些哈佛回忆或杂记之类的,对哈佛每幢楼都如数家珍,再加之那句“先有哈佛,再有美国”的名言,多少让人感觉哈佛的高大、深远与宽阔。这再次说明,当事实小于期待时,事实尽管也很好,但还是容易令人失望。

  据可靠调查显示,对美国最失望的,往往是一些来自中国的华人移民。他们本以为是完美的,可以解决一些问题,来了以后才知道不过尔尔,尽管也还不错,但失落之情已然而生。

  不过,哈佛大学最令我觉得意外的是,当我告之一位教授想拜访他时,他知道我写过“世界2.0”的研究论文,竟最终决定请我做一次午餐会主讲。更出乎意料的是,午餐会人来的不多,却有像江忆恩、陆伯彬等泰斗级“中国通”在内的五位哈佛、麻省理工的教授。他们肯定不只是冲着我来的,而是我身上的标签:中国、环球时报、微博时代的社会治理,等等。

  这几年,我曾在欧洲、日本韩国多次与对方人、学者们交流过中国发展现状。对方开口闭口就是你们中国如何审查。去年在奥地利总理府,还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执。(可搜“王文:欧洲要有全面的中国观”)我的核心观点仍是,中国还比不上欧美,但早已不是苏联式的审查。用审查概括不了中国现状,用“管理(social management)”一词更恰当。而这种管理能力,中国还不如欧美国家来得更先进与自如。在微博时代,中国的管理水平与社会治理水平也有待提高。

  我常常对中国同行讲,你们不要跟着欧美国家一起唱“中国审查制”,那是一个话语。如果它指的是苏联式审查,那等于完全抹杀了咱们多年来为中国所付出的艰辛,“难道咱们这些做的就那么怂、那么笨、那么没用,受审查”?如果“审查”是泛泛指对的干扰,那么都有,只是中国比欧美更严重,但这种严重随着社会发展正在慢慢变轻,最终实现符合于中国实际的。

  这些道理是完全能说的,也完全能对外说清的。但是,很少有中国人说,也很少有外国人信。就像中国30多年来的大进步也很少有人对外全面说清,更很少说得能让外国人信一样。我们有强大的外宣系统,但似乎这些年的外宣能力远远跟不上中国发展的实际速度。

  原本我以为,这都是的原因。在哈佛大学系,当我看到那些琳琅满目的通知时,我发觉,原因还不仅这些。

  我在栏里数了一下,11月初哈佛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将举办6场关于中国内容的,有历史、电影、文学、甚至还有,但是没有一场的主讲人是中国的,从主讲人的姓名看,讲孔子、、乾隆的竟都是纯欧美学者。在哈佛系走廊墙上,挂着过往重大的旧海报,我一个一个寻过去,主讲亚洲问题包括中国问题的,有新加坡、韩国前大使、印度大使等,却没有任何一位中国。

  晚餐,我约了在哈佛就读的两位中国博士生。两位青年人在美国多年,英文很棒,很有学问,也很优秀,但唯一遗憾的是,每当谈到中国问题,他们或者说不太了解现在的情况,或者一开口,就是过去常看到的欧美学者论述中国的那一套话语体系。天哪,我们不仅有放弃阐述的话语权的危机,还正在送我们最优秀的那批学生继承他们阐述中国的话语权衣钵,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。

  原谅我的惊诧。我只是觉得,中国发展太快,快的有点让人看不清、看不懂、看不全,我近年来常于朋友讲,自己越来越不明白中国的复杂了。但令我的是,往往是一些欧美、学者似乎很懂,而且在帮中国人懂中国。更令人的是,许多时候,一些中国学者还特那些好为人师、帮中国人懂中国的欧美学者。啊,这是何等颠狂的事啊!

  现在看来,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的最大实力差距,不在经济,我们已世界第二,且涌现了一批国际大企业家;不在,我们治一个13亿人的大国,还算过关;不在军事,没有人敢侵略中国;但恰恰在话语,在的全球信息战中,我们节节败退、步步为营、几无招架之力,甚至完全缴械投降,还有少许倒戈的。


相关评论